来自 宝马彩票娱乐 2018-08-19 11:06 的文章

也是在众人分到了房间之后就以书面资料的方式

“足足多了七年的容量。”
 
    “只要你将其填满,也能成为一个中年早丧的正常人了。”
 
    叉叉个圈圈,到了他这里,四十岁竟然是正常的了?
 
    知道自己的特殊性的顾峥,也顾不得跟笑忘书臭贫了,他只是心安理得的收回了契约的反馈,跟笑忘书说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我说,最近这一段时间可能都不能出去做任务,毕竟铁主任那边的东京马拉松的参赛资格证都帮我领了出来了。”
 
    “我可能要代表体委出国一趟,说真的,活这么大的岁数,还是我第一次出国公干呢。”
 
    “你一本书待在国内,恐怕不妥。”
 
    “这小院子的安保功能,还没达到小偷都无法攻破的地步。”
 
    “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看看我出国能不能将你带出去。”
 
 543 抵达东京
 
    一听这话,笑忘书是泪流满面啊,都说他的宿主是一个土鳖,但是谁都不知道,真正的大土鳖实际上是它。
 
    作为一个不能联系到什么所谓的星网共同网络的高科技产品,它原本出场的那个形象,就间接的说明了它的孤陋寡闻。
 
    东京啊,倭国首都,它也很想去见识一下的好吧。
 
    所以,笑忘书拼命的抖动着自己的躯体,形成了清风何必乱翻书的哗啦啦的状态,就给顾峥表着忠心:“我能变,真的,还是那种不突兀的随身附带的方式。”
 
    “我本体是书,就以文字的方式体现在你的身上吧,瞧好了您呢。”
 
    说完,笑忘书如同是炫技一般的金光大作,在幻化成了金色小球之后,就直接的没入到了顾峥的体内。
 
    这还是现实世界之中的二人的第一次合体。
 
    待到金色的光芒闪烁完毕了之后,顾峥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的双手摊开,看看自己有什么不同。
 
    什么特殊的标志都没有,手腕上身上都没有,那么笑忘书它人呢?
 
    这时候,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笑忘书在他的背后叫唤了起来:“顾峥,我在你背后呢,你对着书房里的穿衣镜看看!”
 
    我后脑勺又没张眼睛!
 
    但是人类的智慧却是无穷的,顾峥将窗台上洗脸刷牙用的三角支架镜子举起来,背对着穿衣镜,就照了过去。
 
    他特意褪下了t恤的精壮的后背上,龙飞凤舞的浮现出了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太二了!
 
    到时候他去跑马拉松时穿着大背心裤衩的,岂不是让人将背后的纹身看的一清二楚?
 
    若是取点酷爽的名号,人家还能称赞一声性格,可你这精忠报国,在对比着岳飞大英雄的珠玉在前的时候,也只剩下众人对于破砖烂瓦的嘲笑了。
 
    “不行!你换一个!还有字体给我缩小点,起码不能露出背心的范围。”
 
    “反正是临时性的,谁会去注意呢?”
 
    笑忘书还想为自己的杰作争取一下,就迎来了劈头盖脸的怒斥:“让你换你就换,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哦。”不情不愿的笑忘书十分不情愿的将纹身缩小到了正常人书写的字体大小,在宽阔的背后之上,瞬间就不起眼了几分。
 
    但是字体却是依然的中二,从精忠报国,改成了中国必胜。
 
    哎,算了,由他去吧,品味如此,根本上的东西,是改不了了。
 
    不再跟笑忘书废话的顾峥,打包好自己出国行的行李,就依照铁主任给予他的集合路线图,施施然的开车前往首都机场的航站楼了。
 
    国际航空站,办理飞往东京的航线,只有那么几条。
 
    国家体委以及相关的国内参赛的选手,连问都不用问,自然都是选择中国国航的航班。
 
    先不论这航班的时间的合理性,毕竟海南航空之中的大半夜的经纪舱飞行,无论是对于运动员的休息调整,还是国家体育总局的颜面来说,都是不合适的。
 
    自然,抱着不能便宜了日本航空以及韩亚航空的基本思想,出门必是中航,这是一定的了。
 
    而且这时间点也是十分的合适。
 
    中午12点后出发,下午五点三十分左右抵达。
 
    无论是晚餐,还是当日的休息,都有了一定的缓冲,是个十分合适的航班旅程了。
 
    顾峥抵达到航站楼的时候,也是不早不晚,正好与国家体委的队伍,顺利的在大门口汇合了起来。
 
    作为厚着脸皮,以赛前指导队长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铁主任,是所有的行动,都要听上级指挥的小可怜了。
 
    但是他甘之若饴,只要是成绩的归属不被贪墨了,他这一趟就不算是白来。
 
    运动员的安检,跟随者领队指导的安排,在中航特意打开的特殊通道的安检行内进行了。
 
    而这一次的航班飞机,在整理好的第一时间之内,就让运动员们率先的登入到了商务舱的座位之内。
 
    这基本上等同于包了前机舱一般的旅行之中,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劫机,炸弹,如此恶俗的套路,只是最枯燥简单的旅途,最放松自如的休息。
 
    过后,就是顾峥从未踏足过的土地,一个居于海岛之上,人口庞大的有些吓人的奇怪的国度……抵达了。
国代表队下榻的酒店,就在市政厅的周围。
 
    作为一些参赛的基本资料,以及东京马拉松比赛过程中的一些关键的要点,也是在众人分到了房间之后,就以书面资料的方式,下发到了每一个人的手中。
 
    直到这个时候,铁主任才想起来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顾峥,我说,你会说英语的吧?呵呵。”
 
    早干嘛呢?
 
    顾峥挑挑眉毛回到:“好说,不能说会,但是基本的对话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这里铁主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这比赛的过程之中,若是有问题了就尽管跟他们的志愿者沟通。”
 
    “我就怕因为语言的问题,给你的比赛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障碍。”
 
    “不会的。我尽量跑在第一方阵,那里警察,采访,医护车都少不了,缺了什么都缺不了第一方阵的运动员的需求的。”
 
    顾峥的这句话说得很满,对于不了解的他的人来说,那就是狂妄的吹牛皮的表现。
 
    一旁的五名国家队的运动员,因为东京单独集训的缘故,压根就没有跟顾峥在体育总局的训练馆之中碰过面。
 
    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这个病人,眼神之中都充满了同情。
 
    这位同志知不知道东马最近的参赛势头和完成率是多少,又知不知道此次参赛的非洲兄弟有多少名?
 
    别说旁的了,一些老牌的欧洲劲旅,在近几年的东马之中,都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呼啦啦的……前十冲线的全是黑灰黑灰的非洲兄弟。
 
    想要拿名次和奖金?
 
    下辈子吧。
 
    对于病的不轻的人,这些本就吃住在一起的运动员们,也懒得上去沟通了。
 
    莫名的抱团,让顾峥瞬间就成为了孤家寡人。
 
    对于铁主任的担忧,顾峥没有任何的感觉。
 
    他只是拿筷子对着眼前的生鱼片和芥末酱油使劲呢:“这不就是唐朝的鱼鲙的粗陋版本吗,鱼鲙芥酱调,水葵盐豉絮。”
 
    “咱们老祖宗切的那片,嘿我跟你们说,无声细下飞碎雪,脍飞金盘白雪高。”
 
    “那才叫水准呢,哎!都学的四六不像了。”
 
    摇头晃脑的顾峥又收获了一地诧异的目光,看着寂寞如雪的窗外,顾峥有一种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寂寞。
 
    因为在这个豪华现代的东京城内,顾峥从点点滴滴的方面,都看到了远古的唐代对于这个国家残留的影响。
 
    唉,罢了,罢了,不如睡去。
 
    在同队队友紧张的为明日中的展示要点做最后一次的会议安排的时候,来自于首都体委的选派代表,顾峥,他穿着裤衩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