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宝马彩票娱乐 2018-08-19 11:08 的文章

顾峥十分鄙夷的看着自家的运动员在一对啦啦宝

一夜无梦。
 
    天还未曾亮的时候,早已经养成了早睡早起好习惯的顾峥,还未等铁主任前来敲门,就一个咕噜的从酒店的床铺上爬了起来。
 
    刷牙洗脸,整理行李,在镜子前露出了一个最得意的微笑之后,就跟在了集合完毕的大部队的身后,朝着东京市政厅展览厅的方向走了过去。
 
    从他们分到的号码牌上就能十分清楚自己的入场区域在哪个方向。
 
    整个马拉松赛的入场口,就达到了四个区域之多。
 
    a区域,顾名思义,是专业运动员的入场口。
 
    他们多数在比赛进场口开放的前期,就已经提前进入到起点线周围的区域内准备了。
 
    而bcd的区域则是分别代表着业余组的不同申报成绩的入场口。
 
    比如说,申报资料之中,曾经跑过3小时左右的成绩的业余选手,可以分到b区域的进场资格。
 
    同理,4小时以内为c区域,只是跑半程马拉松的老弱病残幼们,则是分布在了d区。
 
    这般的分配十分的合理,让专业的运动员与成绩优异的业余选手,很自动的就排在了率先出发的方阵之中。
 
    便于采访车跟拍车辆的跟进,以及专业的计时人员,公众人员的成绩监督。
 
    而等到顾峥顺利的随着各个国家的专业运动员一起进场了之后,才弄明白了,为什么9点10分才开始的东京马拉松比赛,会在早上六点就开始入场了。
 
    着实因为这个起点是设立在一个参展中心之内的东京马松比赛。对于整个东京的人民来说,是一场类似于游行狂欢节日一般的盛会。
 
    东京城内最会做生意的商家,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这群前来参加东马的各路人员的身上。
 
 544 东马开跑
 
    因为往常的东京周末,除了那些丧心病狂的工作狂还在脚步匆匆的赶往单位之外,其余的人总是会抓紧这难得时间,在这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之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休闲娱乐。
 
    但是今天的东京,却是整个东京人举家都会参与的节日。
 
    东京马拉松比赛的报名表,因为参赛人数的规定,对于东京本地人的参赛,是有着严格的规定的。
 
    一个普通的东京家庭,通常是从上到爷爷奶奶,下到孙子孙女,一家子会递交上三四份的报名表格。
 
    但是组委会的一条基本规定就是,一个家庭之中,只录取一份参赛人员的申请。
 
    而在将这些参赛人员的申请汇集到一起的时候,还要进行抽号摇奖一般的拼运气的活动。
 
    对于日本东京的业余参赛选手来说,他们的抽中比例是十比一,并且还有年年降低扩大的趋势。
 
    实在是人口太多,人民参与的热情太过于激烈。
 
    那些有自家人参加比赛的家庭之中,还能因为选手的参与,自然而然的就衍生出了两三位主动参与到服务中的志愿者。
 
    既然无法参与比赛,那我就以另外一种方式,参与到马拉松的比赛方式之中吧。
 
    一个等同于全民参与的赛事,让那些赞助商家们,怎么会不心动呢?
 
    当然了,这些赞助商们,在东马报名的时候,就已经加与到了官方的招投标的激烈的竞争之中。
 
    他们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商家,都有着毋庸置疑的商业实力的。
 
    所以,在顾峥等人通过了专业选手的通道,来到了出发点的展馆的时候,就看到了无数穿着各种商家促销装,分发着海报的……可爱的,漂亮的妹妹。
 
    她们或是俏皮的带着小熊帽子,散发着东京都内最大的食肆内的品尝广告。
 
    或是穿着啦啦宝贝的运动服,将最新一季的倭国品牌的运动鞋系列的海报,塞到专业运动员的手中。
 
    其美貌程度,已经不下于一般的b等级的展销会中的专业的模特。
 
    眨眼睛,嘟嘴巴的,卖萌无限了。
 
    大爷我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顾峥十分鄙夷的看着自家的运动员,在一对啦啦宝贝的簇拥之下,收下了足有一本书厚的广告宣传页。
 
    他对于低等级的美色诱惑嗤之以鼻的时候,一旁的一个个子娇小的宛若猫耳娘的姑娘就开口用英语说道:“先生,请问你需要东京马拉松比赛特别版的东京地铁交通卡吗?一年内有效的啊。”
 
    “什么?给我来十张。”
 
    节操呢?
 
    捡起来行不行?
 
    对于顾峥口中甚为流利的英语回答,面前的小姑娘不由的楞了一下,而一旁的铁主任则是有些面红耳赤的将顾峥拖到了一旁,低声的教育到:“嘿,要那么多干嘛?”
    “咱么参加完比赛之后,修整不过两天的时间就回国了,你要那个地铁卡有什么用。”
 
    “再说了,这跟咱们首都的有二十块钱押金底钱的公交卡不同,它里边是没钱,你是退不出来押金的。”
 
    “啊?”一听铁主任的介绍,顾峥就是满脸的鄙夷,这组委会派发的免费产品也太抠了吧?
 
    但是顾峥还是转头十分阳光的朝着那个服务的女郎微笑道:“妹子,我刚才说错了,给我来一张吧。”
 
    “哦哦,好的,请稍等。”小姑娘一脸茫然但依然敬业的将手中的地铁卡递了过去。
 
    一个漂亮的东京的妹妹,梳着马尾辫,在卡片上的笑得一脸的灿烂。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这张地铁卡的外包装,是明黄色的塑封卡套包裹好的,让入手之人,觉得这份小礼物颇上档次。
 
    一旁的铁主任看不明白了:“都知道里边没钱了你还拿?”
 
    但是顾峥的笑容却是包含着得意,他晃晃了手中的地铁卡,将其中没用的卡片掏了出来之后,就顺手的塞到了铁主任的上衣口袋之中,而将那个精美的卡套,却是送进了贴上了自己的号码牌的行李包内。
 
    “见到了吗?这卡套多漂亮啊,回去包我的公交卡,我的车牌周二限行,总不能让我腿着上班吧?”
 
    好吗,占便宜都占到国外了。
 
    而顾峥对于卡套的价值还打算继续的跟铁主任讨论一下的时候,却是被无颜面对的铁主任用‘去去去’的声音,给十分嫌弃的轰走了。
 
    后台中管理台上的广播,已经放出了各个区域的运动员可以到相关的区域内进行准备的通告。
 
    而那些十分有眼力价的商家们,也开始将自己的展览台,进行撤除的准备了。
 
    趁着场内乱哄哄的准备之中,铁主任看到四下无人,就一把拽住了准备迅速撤离的猫耳娘的袖口,用地下工作者接头一般的口气,低声道:“也给我来一张。”
 
    哦,我看到了。
 
    在进入通道的最后一瞬的时刻之中,顾峥对于铁主任的言不由衷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咱们跑完了比赛再吐槽,瞧好吧。
 
    ……
 
    旭日东升,准时准点的比赛,终于是拉开了帷幕。
 
    这一日中,东京最繁华的路段之中,具都被提前封了路。
 
    早早起来,为了替家中人加油的东京人们,将这绿黄色的封路标两旁的道路是围的水泄不通,满满当当的连缝都插不进去。
 
    但是没有一个东京的民众会随便的走到赛道之中,去影响到比赛的通路。
 
    不但如此,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赛道周围的,四万人的志愿者的队伍,那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谁要是在今天给东京丢人,谁就是民众们共同的敌人。
 
    没看地上连一片纸,一块垃圾都见不到吗?